哥哥的成长纪录

     我跟妹妹刚刚好差一岁,说来就是妈妈生我之后就又立刻怀孕,就这样我有了妹妹。不过因为爸爸是开货柜车的,赚单帮,全省哪里叫车就去哪里赚,妈妈就这样陪着爸爸在外面到处跑,只忙着赚钱,把我和妹妹丢给外婆并没有多加关心,甚至到了我和妹妹读国小之后更把我和妹妹孤独留在家里,两天或三天才回家一趟,不过就是回家了也只是睡觉而已……『钥匙儿童』,『外卖儿童』,再加上属于电动玩具的『电视儿童』,这『三童』真的是我和妹妹从以前到现在的最真实生活写照。早上吃早餐店,中午吃学校的营养午餐,晚上则是买路边摊回家,却也因为这样妹妹和我的感情非常好,整天玩在一起,最后对我们来说其实已经不需要什么朋友,只要有一台电视游乐器和彼此当玩伴就已足够,根本不会想要再往外面跑。就这样,我和妹妹都会一起玩些可以双打的游戏排遣寂寞。像是玛莉欧赛车,魂斗罗,快打旋风或是音速小子。每个孤独的晚上我都会跟妹妹一起坐在电视机前一起锻链技术,努力破关,不时充满笑声,因此虽然爸妈不在,日子还是过的很快乐。就这样几年过去,妹妹小五,我升到小六,爸妈他们辛苦工作好几年赚的钱也已存够,就又买了两辆货柜车请专人去开,自然变的更忙,连续一个月没回家都曾发生过,最后更变的只回家看看我们就离开,那个家就此真的变成我和妹妹的家,没有大人照看生活作息的我和妹妹,关系也慢慢变的不再单纯……最初不是色情书刊,不是色情影片,更不记得是如何开始,我的性意识开始启蒙,开始想要多摸摸妹妹,想要多抱抱妹妹,想要多感受妹妹身体的所有柔软,或许这真的是雄性生物想要亲近雌性的本能吧?不过因为年纪小,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只能藉故摸摸她的手,紧紧坐在她身边与她的手臂相依靠,以此获得心中的满足。慢慢的,一个礼拜过去,我们坐在客厅的电视机前面玩新一代的马利欧赛车,妹妹终于发现到我好像一直在亲近她,就笑着问我:「哥,你干嘛啦?最近一直靠到人家身边,很热耶。」妹妹这样笑着问,我才直率的跟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一直想要靠近你。」妹妹纯真笑着说:「想靠近我?你好奇怪喔!」我也天真反问:「会吗?」「会啊。」那一晚我们是只有这样说说笑笑几句而已,不过也因为这样,隔天晚上回到家,写完作业也吃完晚餐,回到客厅的电视机前坐下,我自然光明正大的靠向妹妹,如同获得解放般,不必再偷偷摸摸,而妹妹被我这样亲密靠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跟我一起戏腻笑着,专心玩着电视游乐器。很快的两个月过去,秋天过去,冬天来临,天气真的冷起来,尤其是新闻报导一个很强的冷气团来临,冷到那个晚上只有五度,就算一个人睡也觉得好冷,就那样缩在棉被的我忽然想起妹妹的身体,那又温暖又柔软的身体……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想了一会立刻拿着枕头快步走向妹妹房间,立刻转开房门跑进去再关上,将冷风留在外面。只有小夜灯开着的阴暗房间内妹妹正裹在棉被中熟睡着,还睡的很熟,我则是直发抖。「喂喂喂!」我边掀开妹妹的棉被边喊她。她终于醒来,睡眼迷蒙看着我:「什么事?」我边说边躺到妹妹身边盖上棉被:「我觉得好冷,今天一起睡觉啦。」妹妹只是纯真的回答:「喔……」然后就靠着我睡去。我则是终于躺到妹妹身边,就伸手搂着她温暖的身体,就那样跟她一起睡着。说来,这真的是『两小无猜』啊……那之后,因为天气还继续冷了好几晚,我和妹妹很自然的继续同床共枕,分享彼此的温暖,也因为那样我们很快就习惯了一起睡觉,不是她的房间就是我的房间,不再分房,更会在睡前搔痒对方,彼此嬉戏,更因此让妹妹发现我在早上都会勃起的事。那一天我们侧睡,一起睡成『ㄍ』字行,我从妹妹背后紧搂着妹妹,她的屁股就那样被我顶着,直到顶醒。「哥,你怎么了?小鸡变的好硬。」我清醒的时候妹妹已经把我翻平在床上,坐在我身边,还用右手摸着双腿中央睡裤明显隆起的部位。虽然隔着睡裤和内裤,但妹妹的右手是真的摸在我的阴茎上,完全的天真无邪……对男女之事还不了解的我并没有觉得很爽,也没有觉得厌恶,只是被妹妹摸着那里,睡意依然浓厚的我单纯回答她:「我也不知道,这几天开始我早上睡醒都会这样。」妹妹只是以新奇的态度笑着说:「好奇怪喔,」再好奇摸着几秒就把手移开,没有再摸我的阴茎。当然,那之后的早上妹妹都会好奇的用手摸个几次,不过也只是那样而已,什么都不懂得我更没有对妹妹作出什么,妹妹就不再对我早上会勃起的事充满好奇。不过这段时间我最大的改变不是勃起,而是我『梦遗』了,醒来时发现内裤煳成一团,已经具有生物繁殖的能力。只是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以为是尿床,所以是偷偷的处理,当然更不敢跟妹妹说,以免被她笑。就这样,小六的我继续跟妹妹一起生活,很快的元旦过去,农历年过去,冬天过去,春天来临,然后夏天到来,半年以上的时间迅速过去,我却依然每天早上自然勃起,『尿床』两次,煳里煳涂的一边长大一边从国小毕业,跟一般的国中生一样剪个大平头,被妹妹笑了好几天。这段时间,爸妈也变成一个月只固定回来看我们一次,顺便留下足以维持一个月的生活费给我们之后就离开,完全不知道我和妹妹睡在一起的事,也因此,长久亲密生活在一起、加上也同床一年的我和妹妹,终于出事……国中生的我很快的从健教课本知道自己为什么每个早上都会勃起,更知道男女之间性交的事,当时我满满的都是讶异。『我不是尿床是梦遗?!我早上是勃起?!勃起的阴茎可以插入女生的阴道?!』那之后好几天我在家里不论是看到妹妹或是跟妹妹玩电动都会想着这件事,尤其是晚上一起睡觉的时候,只是觉得惊讶又难以置信,甚至于就像狂野的开关被彻底转动,干燥的草原落下微小火星,之后事情发展的迅速程度真是无法收拾。几天过去,记得那是周五的晚上,由于隔天不用上学,加上一直想起健教课本写到自慰的事,所以洗澡时我试着自慰看看,结果小小的阴茎真的在我的双手玩弄下醒来,冲血变大变硬。当时泡在浴缸中的我、心脏扑通扑通的一直跳,非常的兴奋,不过我不知道怎样做才是自慰,所以只是用手握住而已,足足握了一个小时以为这就是自慰了,因此出来之后回到客厅还被不知情的妹妹笑着说我今天洗澡好久,一定是大便时便秘。当时我没有回答妹妹的取笑,只是对于自己身体的情况既不安又好奇,甚至一直看着妹妹想着这些事,好奇的一直想探索妹妹的身体,就那样犹豫挣扎的直想到隔天的周六晚上,我终于展开最初的行动……那是个已有凉意的十月晚上,虽然冷了但并不是很冷,我们都洗玩澡穿着睡衣,坐在客厅玩电动。妹妹的头发用缎带绑着可爱的马尾,我虽然跟以前那样盘腿坐在妹妹身边陪她,但我的心却完全不在电动,完全在她的女性身体。十一点到了,我终于下定决心,稳着以差点发抖的语气:「喂?要不要回房睡觉了?」她看着墙上的时钟:「咦?才十一点,再玩一下嘛。」妹妹这样说,我不敢操之过急,加上有点心虚,终究知道我想对妹妹做的事不太好,只能应和她再陪她玩半个小时,才又对身旁的她说:「喂,睡觉了啦。」她又看看时钟,不情愿的说:「可是明天又不用上课。」妹妹再次拒绝,我又慌了几分钟,东想西想的,最后才定下心决定跟她实话实说:「其实……」又专心玩电动的她有点不耐烦:「什么啦?」「我是想要抱抱你啦。」妹妹天真的笑了:「有什么好抱的?」把话说的这么明,我不耐烦了,就像启动的马达无法再让它停止,放下手中的操控器看着身边的妹妹:「好啦!走啦!回房间啦!」妹妹也转头看着我,充满好奇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一直催促她回房间?「哥哥,你觉得不舒服吗?还是感冒了头在痛?」「不是啦,我只是想要回房间抱抱你。」「好奇怪……」妹妹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听我的话体贴放下手把,关掉游乐器,再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我紧张牵起妹妹温暖的手,跟她一起走去把大门锁上,关上客厅所有窗户,关上电灯,就牵着妹妹走进阴暗的走廊。妹妹一定是感觉到我心情的紧张,就问我:「哥哥?」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牵着她从走廊走进我的房间,关上门,摸索着转开小夜灯,就牵着妹妹爬上我的床。她一直困惑的跟着我,被我牵上床,乖乖平躺在我的左边,然后我立刻拉开床尾的秋天用薄棉被和她平躺在床上盖在一起。她平躺在我身边,好奇又困惑的问了:「哥哥?」我没有回答,只是紧张的转身面向左边的妹妹侧躺,并且将手伸过去紧紧篓着她。妹妹的身体真的好柔软,也好温暖……被我这样搂着,加上我的态度也一直跟以前不一样,她终于察觉我的不对劲:「哥,你到底怎么了?」我没有回答,已经侧躺搂住她的我只是抬起右脚,跨过妹妹的双脚,将我的阴茎贴到妹妹柔软的大腿上。「哥?」「你的身体好温暖……」听我这样说,她天真的回答:「你的身体也是啊。」然后我没有再回答,只是一直将小鸡紧贴在妹妹的大腿上,心脏跳到像要爆炸。那晚虽然只有那样,没几分钟就离开妹妹的身体,但是从那之后我发现不过就是这样,妹妹没有反抗,我就越玩越上火,对妹妹的身体越来越渴求,动作也越来越大胆……周六晚上,我只是那样跨腿用小鸡压着妹妹。周日晚上,我已经没有那么紧张,小鸡已经能勃起,硬硬顶着好奇问我的妹妹:『又不是早上,为什么小鸡会这么硬?』不过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紧张顶着就是。周一晚上,我让妹妹侧躺,一起贴成ㄍ字型的将勃起的阴茎压在她的屁股上。周二晚上,我们同样ㄍ字型的贴在一起,不过我的手已经开始在妹妹身上乱摸,甚至向下摸到妹妹尿尿的地方。被我的手伸进双腿间,她惊讶的叫了一声,虽然不安但没有反抗,只是乖乖的让我紧张的隔着睡裤与内裤在她阴部乱摸,还天真的问:「哥?你到底在跟我玩什么游戏?你这样摸我尿尿的地方真的好奇怪,能不能不要玩?」她依然天真的以为我在跟她玩游戏,所以隔天的周三晚上,当我们一起躺到床上,她主动的面对墙壁侧躺背对我准备跟我一起贴成ㄍ字型,我非常紧张的双手拉着妹妹腰上的睡裤向下脱,她还天真的不知道要反抗:「哥?」「你不要动。」我很紧张的这样说,口干舌噪的差点对妹妹大吼,一直把妹妹的睡裤脱到小腿上。「哥……?」我没有理她,只是摸着她的内裤,更紧张的向下脱,心脏跳到快要爆炸。内裤被我忽然脱到大腿,妹妹终于惊讶叫着伸手拉住内裤:「哥?」这绝对是我第一次很凶的对妹妹大喊:「不要拉!」从小跟我一起亲密长大的妹妹被我忽然喊的大吃一惊,不敢动也不敢再开口,动都不动。「放手啦!」她终于害怕的慢慢把手放开。

上一篇:三辈乱伦 下一篇:小莉与爸爸的乱伦之爱